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慾情(03)_淫妻激情_激情都市,
慾情(03)_淫妻激情_激情都市,



第三章 媚药的圈套
               (1)
  微站立着,迎接着未树那男性的大肉棒的进入,和美一边吮着未树的舌根,渐渐地将身体往上浮起。
  未树那类似兇器的肉棒,虽然已达到子宫内部,但和美将身体一浮上后,又更进入冲入那深处。
  当然,被打到底部那时,好像水花喷出一般,愉快充满全身各处。
  不只是迎接男性的大腿而已,那不太对称的丰乳,也有一种甜美的疼痛,使得情慾更为高涨,而且从舌尖一直到口腔,都有一种令人口渴的热。
  像那样子让全身的官能一面燃烧,而没能让自己达到高潮,实在令和美不解。
  而快乐的程度则是和美所未曾经验过的。因此被未树这男人贯穿时,一直就是令自己达到高潮了,所以不能说没有高潮。
  而且律动也才刚刚开始而已。普通应该二十分钟就可结束了,而且现在大概也应该是在淋浴才对,但对于即使一个小时,仍能维持律动的未树来说,才刚刚起飞而已。
  再下来会更大更深,且没有方向的快乐将来临——和美有那种预感。
  「你喜欢吗?太太!」
  突然中断律动,未树看看她的脸。和美看了一眼未树,一直都叫她「和美」,但现在又改口称呼其为太太了。他令她这么快乐的同时,又以温和的语气问她,实在令她吃一惊。
  但未树的表情一点也没变,充满了自信,而且表现出轻视的态度。大概是和美看错了吧。事实上他的意思是……。
  「如何呢?喜欢我的技术吧!」
  大概已被未树这种目中无人的态度气了好几次了吧!但只有这次和美一点都不生气。事实上那拥有实力的自信,才是真正值得依靠的。
  像这种厚实的胸部,强壮的肩,以及粗壮的手臂,而且亳不留情贯穿和美身体的男性自尊——这些都不是只摆样子而已,那是他能使女人欢心的秘密。
  和美将两手伸入未树的髮中,并再将唇送上。
  接吻就是和美的回答,但未树将唇离开。
  「你要清楚地告诉我到底喜不喜欢。」
  「你知道的嘛!」
  那白色的脸突被染红了,和美看着他。
  而那中断了的律动,又突然地开始了。
  「啊……」
  随着那甘美的响声,因心中有那种被拉出的不安,和美反射性地将腰撑紧。当然在下意识下,湿答答的身子因不想让那肉棒逃离,所以将它紧紧地挟住了。
  虽然想自制,但身子已不听使唤了。
  与和美目前的意识无关,那确实地在进行律动的男人,如果一停的话,和美会觉得很讨厌。
  当然现在那未知的欢喜,已经被未树这个男人所唤起。但那是不爱的原则,对于免费的,和美总是觉得很安心。
  当然律动一停下来,喜悦的波涛就停住了。但那无法停止的情慾,却从大腿问的中心部喷了出来。现在绝对不能失去未树那男人。因为能满足这体内情慾的男人只有未树。
  将腰再浮上,将身子的缺口对準男性。
  「我怎么会不喜欢呢!」
  和美吐露出她最高的感情对他告白。未树很欣喜,再将自己的肉棒送上。
  「啊……不行!」
  和美又再将身子提高些,以白色的下腹部和未树接着。但未树也只插到一半而已。
  那灼热的前端送入紧紧的入口后,又想再拔出来。
  「啊,太喜欢了,太好了。」
  和美叫了起来。接下来那一刻好像乞求一样的,再浮起身子的身体内,未树又将肉棒再送进去。
  「啊!」
  和美用发抖的大腿挟着未树。虽然已经进进出出数十次,甚至百次,但只有这一击才充分表现出未树的男性威力。
  (啊……厉害……)
  一面用自己柔软的唇抚着未树的唇,和美在心中叫着。
  到目已经前不知有几次被未树的肉体及言行所吓到了。但那些都把和美所曾有过的道德观和美德盖了过去。
  当然身为一个有成就的女强人,和美也曾抵抗过,但在目前这一瞬间,那些都已经被视为无用之物了。
  而其証据之一就是和美的身体背叛了她,那比旁人为高的道德心,而沈溺于和未树性交的喜悦中。
  但这并不表示和美就能够精通于和她那年幼的司机的性交,有资格讲这话的只有未树,她根本就没有那些多余的精力。
  而且男人并不是只有肉棒大,就一定能达到这种境地。虽然肉棒大能让对方快乐,但并不表示一定就不会反抗。
  但未树年轻再加上那过多的精力,而且又有善用这些体力的技术。
  当再一次开始律动时,速度较前一次稍快些。如果再用同样的速度的话,两人一定会觉得索然无味。
  随着速度的加快,和美的身子大概也已经达到高潮了。可能是到目前为止,最快乐的境地,但性交似乎就此要打住了。
  而那一步步的律动,的确使和美性感更高昂,而且让全身无止尽地燃烧。
  而且不仅是将速度加快而已。当未树插入时,还将腰力用了进去,用画圆的方式摩擦她的下腹。
  当未树的毛和她的毛相擦时,那阴蒂又被激起了。
  和美认为女人的膣之中,虽然没有性感带,但是仍然要受男人的肉棒来弄。
               (2)
  如果要性交的话,还是要让男人来贯穿比较好,而且要确确实实地进去。
  那不只是只有心情而已,实际上肉体也这样地渴望。如果不是这样的话,被未树抱着时,就不会烧得这么严重了。
  如果要让她选择对真珠的爱抚,或者是和男人的性交的话,和美确实是会选择后者。
  但是,对真珠的爱抚,却是前戏中不可或缺的,特别是像今夜受到这么长,且有技巧的前戏,性感才会全部烧了起来,而且真珠也比平常来的大。
  而未树在肉棒的律动之中,也用他那带着毛的下腹去抚弄真珠。
  「啊……」
  发出发洩之声,和美又用她的四肢,将未树的身体捆住。
  真珠被擦也只有一瞬的时间,而未树的腰马上又再提起。
  让和美麻痺了似的波浪,由大腿一直传到脚尖。
  「啊啊……」
  不像撒娇又不像是害羞的声音,从和美口中流出。这是一种和美本身也无法控制的喜悦之声。
  而由身体内部发出一种抖动,使得全身正在燃烧的各个角落,都不安份了起来。
  这和和美从前所有过高潮的前兆的那种情况不同,大概是现在对手实在太能干,而自己又要去附和他所产生出来的现象吧!
  涨了又再涨的奶子,被那褐色的手玩弄着,而和美的身子和那加快速度的肉棒,发生了好像在拉动线的声音。
  「啊……啊……未树……」
  发出一种放蕩之声,被焦燥和官能所弄湿的眼,看着自己的司机。
  「好像很爽的样子嘛!」
  虽然对方的用辞很露骨,但和美毫不踌躇地点点头。
  「不管怎样想再来。」
  「再继续吧,让我更爽好吗?」
  用这种即使丈夫也不曾说过的话要求对方。
  未树露齿一笑。
  「好像已经很喜欢我,真是我的光荣,那么亲我一下吧!再一次。」
  脸颊贴近和美的唇,和美毫不考虑地贴着,还将脸移来移去地。
  她的唇、奶子,还有那水盈盈的身子,都好像要献身给未树,因此如果未树说:「这个唇怎么了呢?」
  和美一定会把那上等的吻送去,并用舌头插入未树的口中,和他的舌交战,把自己的想法用舌传给他。
  而且接下去,身体已经没有办法阻止那将喷出的官能的火苗。
  而未树为了迎合她,也极力发挥出自己仍未放出的潜能,以更强更有技术的插入,将和美送入快乐的深渊。
  「啊……啊……哦……」
  放着那种苦闷又想哭的声音,和美有一种全身即将爆发的预感。那大概会将和美的理性,道德感,知性以及骄傲,都在剎那翻覆的一种官能的抖动,并且必定会支配其五体。
  除了唇,奶子和大腿间之外,全神经全细胞在那瞬间,都好像在等待似地等待那情慾之火的喷出。
  但未树的肉棒,却在那时抽了出来。
  「怎么了?」
  责问他并把眼微张,和美起身看着未树。那只大肉棒因为沾满了汁液,而闪闪发光。那男人如果再用一点力的话,铁定能使她五体酥爽。
  「我想要让太太更爽,如果这样的话,铁定马上会结束。」
  未树说完从床上起身,从旁边的皮箱中拿出一付有锁的枷鍊,把它们套在和美的左右手。
  「要做什么呢?未树!」
  身心陶陶然的和美,只有一点点的警戒心看着那副枷鍊。
  「只想玩一下下。」
  说着说着,未树将枷的锁扣在床缘。
  「不要,未树!」
  强笑着而又想到昨夜的耻辱,和美赶快起身。但由于官能的麻痺,使得和美无法先未树一步行动。
  未树再将右手也扣住,然后又是两脚。
  「啊啊!」
  那无力的两脚被大大地打开,和美那个缺口正吐着羞人的气息。
  但她则又同时地期待着「让太太更爽」的那句话。
  而和美也确信未树有那种赏力。
  而因为和美也觉得未树不可缺,因此一切这行言均照着他的指示而行。
  「好了吗?接着我要让太太知道什么是最高的性交快乐,请觉悟吧!」
  和美对着那个在他耳边轻语的未树点点头。对于想儘快被抱的和美来说,忽然觉得未树才是真正的恋人。
  「那么请等一下。」
  说完未树步出房间。
  五分钟后有四个男人进来。
               (3)
  和美只抬起了头,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们四人,好像自己在做梦一样。
  男人们全带眼镜,将脸藏了起来,但她马上知道那其中没有未树,四人之中有三个穿西装,而只有一人穿休闲服,年岁都在四十以上。
  「啊,你们是谁呢?」
  只有其中年轻的那一位表现出反应看了看大家,其他人好像听不懂似地,又往床前走来。
  「未树去那儿了呢?」
  四人还是没说话,大概都被眼前这美丽的裸体所吸引,而丧失了语言能力之故吧!
  和美意识到了,因此觉得很害羞。在四个不认识的男人之前,脱得如此精光,而且自己的四肢还以大字张着。而且那已被点燃的情慾,还被这样地放着。
  那四个男人很贪心地看着这个裸体。
  和美看到他们那昂奋的样子,赶紧把眼闭上。
  (真是太糟了。)
  自己本能地这么想,想求助但看来似乎是没有这样的正人君子。
  第一,在此出现的人,铁定是和未树有关係的人物。
  那还用说,那四人是西野、荻岛、高本,还有穿休闲服的卓壁。
  「只有看看还不够吧!接着各位想办法让太太快活吧!我来教你们。」
  被未树所敦促他们才来的。
  当然没有反对的理由,也没有那个自由,但即使有那个自由,大概也不会拒绝吧!
  在眼前的是自己上司年轻的妻子。看到她那美貌,男人没有不心动的,是个不容易得手的稀世珍宝。而那女人正全裸且毫不保留地展现下肢。
  四个人看了大概有数分之久。
  并不只是年轻,且姿态宜人而已。像陶器那么白且细緻的肌肤,看起来好像还没有被男人动过手似地。
  那个被自己司机吸过的粉红色奶头,以及接受大肉棒洗礼的花唇,看起来也是那么地冰清玉洁。
  而且从胸部的曲线,以及腰后到屁股及大腿的曲线,真令人快停止呼吸了。
  最早出手的是最年长的西野,以那粗大的手指迫不及待地抚着和美的胸部。
  和美好似被污辱似地别开了头。
  看到那样站在西野对面的高木,将西野的手拿开指着后面的箱子。
  四个人从未树那里学到使和美愉快的顺序。当然对于西野或高木,这种老头子被后辈技术指导,似乎有点不是滋味。虽然这也是一种接待,但实在无法拒绝未树的指示,只有遵命行事了。
  西野马上回高木说:「知道了,不要用那可怕的眼神看我嘛!」
  于是就拿出了箱子中的瓶子。
  西野自己拿出茉莉花的瓶子,并拿给高木同样的东西,而则拿给卓壁一瓶薰衣草的,但卓壁拒绝了。
  「我喜欢这种。」
  自己拿起橄榄的。而荻岛则拿薰衣草的,看到那样和美怕了起来。
  「首先先涂上乳膏。」
  那是未树的指示。乳膏也有好几种,茉莉花是胸部用,薰衣草是口腔用,而橄榄则是花唇专用。那眼明手快的卓壁,拒绝了薰衣草而选用了橄榄,就是这个缘故。
  西野和高木各自将乳液涂在和美的丰乳上。
  「啊……喔……」
  很奇妙的感觉使和美弓着身子。
  被两个来路不明的男人揉着左右奶子。因带着眼镜所以不知道是谁?但大概是在某公司中身分高的中年绅士,一些被部下尊敬的人吧!
  当这些男人带上眼镜后,反而露出丑形照着自己的慾望,对一个完全没有防备的女人蹂躏。
  但事实上,和美正在享受有生以来,最快乐的官能感觉,甚至自己的灵魂也麻痺了。
  在十分钟前,才把身子献给那无以伦比的未树而已。而和美现在又再度受到凌辱,而唤起一阵耻辱和恶寒。
  而且那嫌恶感又复甦了,那燃了再燃的胸部,又受到两个男人毫不留情的蹂躏,使得她不得不产生一股快美感。
  不只是东邦集团的职员,甚至是日本大半男性的憧憬的对象和美的奶子,可以有机会抚摸。
  即使他并非是东邦集团会长本人的话,那对乳房及胴体都是值得尊敬的。
  不只是大而且那乳头有点向上的挑逗形,如果向上仰着睡,那良好的乳形,也不会变形,而失去光彩。
  想不出会有比这个还要好的。而那奶子由于官能上的快感,已经在前端的部分被血充得满满的。
  发出像唸经一样的声音,西野用手掌将奶子紧握住。
               (4)
  「啊……啊……」
  和美绷紧了四肢,哼着。大概再怎么恳求也逃不过被凌辱的命运了。男人不只是贪图肉体,而且还想看看对方的羞耻和屈辱吧!
  和美因为很了解了,所以就打算作出无反应的态度。
  但对西野来说,和美那皱眉及咬牙关的表情,却更能增加他的兴奋,那揉着奶子的手,就更加用力了。
  另外一方面在对面的高木,则轻柔地搓,对于第一次所接触到的这么完美的奶子,将自己的五爪坎了进去。
  和美显得很狼狈。在爱抚技巧上未树似乎更胜一筹。但两个人在左右开攻的效果,则大概受刺激的程度可和未树匹敌。
  对西野的强力搓揉,採防备态度,但对高木则没有防备。
  但因为已经和未树做过性交了,所以几乎已经没有什么防备存在了。
  「像这样的美女,毕竟也是个女人。即使被自己所不中意的男人揉奶子的话,也会变得湿淋淋的。」
  开口的是负责下面的卓壁。在他眼前那像个处女的花唇,又变成粉红色,从那里又重新渗出汁液来。
  「而且像太太这样的美人,居然连小穴的颜色也这么美。」
  其他的三人都儘量努力地使自己不开口说话,但卓壁则以感动的口吻说着,并用手指擦抹着花唇。
  「啊……」
  和美失去了自制力,而叫了起来。
  对左右两边的搓揉,已经措手不及了,现在再加上下面的花唇也被搓揉。
  「喔……呜……啊……」
  握着两手折起脚趾,但和美仍想尽力防卫。
  但被未树玩过后,又被这两个男人玩左右胸的身体,超乎和美想像的居然由花唇的表面,一直到里面都像熔岩一样的在燃烧。
  「呜……不要……」
  和美缩起全身,用半长的头髮,想将头藏起来。
  在抚弄下部的卓壁,用手指柔软地要去拨开花唇。
  但在此时由内部突然有泉水喷了出来。
  卓壁吞了一口水,那是所谓美人内部苦闷的发洩吧!
  从外观上虽然还保有贵妇人的气质,但那身体已经开始由内部瓦解了。
  「太厉害了吧!太太,你里面居然这么湿。」
  发出相当感动的声音,卓壁又将花唇左右拨开,将中心的入口处裸露了出来。
  和美已经被官能和污辱所充满了,好像身体内的内脏,都被人家看到的那种耻辱和屈辱,好像被投进油锅中一样。
  但是性感仍然无法止住。甚至五体的性感,还有增加的倾向,已经到了和美的理性所无法控制的地步。
  卓壁的手指又在内侧的粘膜上涂上乳液,她被一阵强烈的快感所侵,发生小幅度的抖动。
  「哇……呜……」
  和美发洩出那甜美的叫声。
  「真不愧是第一号的美人播音员。作xx时的声音,也和一般的女人不同。」
  那从不说话的西野,也不由得发出这种声音。而那两个奶子,也较揉搓前又大了一圈。
  看了西野一眼之后,和美咬了咬牙。
  (啊……他如果知道我是城之内的未亡人的话,但这男人一定也知道我的过去。)
  除了以美人播报员,而广受欢迎之外,和美现仍似女强人的身份,现在仍被当成是神。
  (那四个人看我这么痛苦,居然那么玩乐。)
  除了剥夺她手脚的自由之外,还玩弄这个女强人冰清玉洁的身体。
  更令人难耐的是自己的身子,被男人玩弄后,所反应出的那些难以见人的反应。
  用手指贯穿他阴毛下的小穴花唇的卓壁的小指,正借用液体的润滑做抽出送入的动作。而那好像在拉动线的粘液的声音,则混有和美本身的情慾和喜悦。
  而和美也很清楚地知道,她那花蜜正在滴出来。
  但在那粘液及三个男人的爱抚之下,她实在无法防卫。
  而且单凭卓壁的爱抚的话,是不会表现出这样的丑态的。
  虽然高木和西野没有直接搓揉下部,但他们对奶子的蹂躏,也间接地刺激到了花唇的性感带。
  而且那卓壁刺激下部的动作,也像波浪似地传到奶子来。
  皱着眉,和美咬着牙根。受到那种全身性的翻腾。
  「啊……」扭动上体大叫着,而此时传来薰衣草香味。
  一直等到最后才行动的荻岛,也渐渐耐不住,而将手指涂了薰衣草送到和美的唇上来了。
  对于荻岛来说,是第一次看到裸体的和美,比想像中还要有压倒性。
  十年前结婚的妻子容貌也不错。
  「能娶得到这样的美人回家,真是我的福气。」
  但是她的容貌和和美还是无法比较。不只是眼鼻之别而已,在气质上根本就不一样。
  而且,在身材比例上,更不能相比了。日本人的身材比例,虽然有变好一点,但那仍限于小部份的人而已。
  如果说妻子是典型的日本人比例,那么和美的就是跟好莱坞明星的一样了。那个细细的腰和屁股,以及奶子似乎就好像专为取悦男人而生的。
  而且皮肤又白,让人几乎不敢去触摸她,当然那其他三人也是一样。
  看到那三人几乎以蹂躏的方式在玩弄她,使得他迟迟不敢下手。
  但和美好像等很久的样子,不但没有拒绝,反而赶快将他的手指吸入。
  「嗯嗯……」
  含着手指闭着眼在喉咙深处呻吟着。然后放开嘴发出热气一阵。但马上又含起荻岛的中指。
  含着荻岛的指的那个唇,甚至舌头脸颊的内侧,都被丰润的果汁刺激得充满了快感。
  张开口,虽然想将脸逃开,但那左右的奶子和花唇,仍然被搓弄着。
  「啊……嗯……」
  和美没办法只好再含着那只中指。
  但在吸吮之中,口腔里跑来一阵甜美的波浪。而且荻岛的薰衣草乳液,已布满了口腔,那又刺激了性感带。
  「嗯!」
  从和美的喉中发出更高音量的呻吟。
  接着卓壁又加入自己的食指。
  那湿淋淋的身子,被强烈的欢乐所包围住了。
  而且卓壁的两只手指,也做左右的晃动并抽送着。
  「喔!啊!啊!」
  如果口中没有含着手指的话,她那叫声必定可以响遍整个屋子。
  「太厉害了,居然这么湿,太太真是超级大花痴。」
  将手指送入,卓壁以哽咽的声音对和美说着。
  啊啊……和美连嘴地无法闭上地深吐一口气,并非喜欢接受这些男人。但没有办法拒绝。
  但那美丽的身子,却沈醉在这种官能美之中。
  「虽然被称为女强人,但毕竟也是个女人,和一只母牛没两样吧!」
  听了西野的话,和美觉得很愤怒。但他们又说:「看吧!这就是証据,即使被不喜欢的男人抚摸时,也会使用腰力呢!」
  和美觉得很愕然。自己怎么都没注意到呢?腰部果然不知由何时开始前后摇动着。
  随着搓揉声向左右张开的大腿的底部,被毛罩住的穴顶,被弄得涨了不少。
  和美赶紧停止腰部的动作。
  「心情不错的话,不应该忍耐吧?是不是呢?太太!」
  卓壁继续那两只手指的抽送,看着和美那苦闷的脸。
  「不要在那里假装高贵了,你已经湿了,还是我二只手指不够呢?」
  说着卓壁又加上一只无名指插入她体内。
  「啊……痛……」
  说时迟那时快,和美的身体紧紧地将那二只手指扣住,并送出腰。
  而卓壁仍然用二指在抽送,并同时玩弄真珠。
  「呜……呜……嗯……」
  忽然间,这四个人停止了动作。
               (5)
  「啊!时间已到了。」
  由于西野这么说,四个人便一齐将手拿开,从床旁的箱子中,各自拿出毛笔。
  被弄成大字形的白色裸体上,还留有一点情慾的遗韵,但和美以不安的眼神看他们。
  站在这冰清玉洁而高雅的未亡人面前,男人们是不会轻易就罢休的。
  四人脱掉上衣,放鬆领带,捲起衬衫再回到原先的位置来。但不同的是这次他们换上了毛笔。
  首先由西野将笔往他的左掌画。
  她突然将脸往左转,接着由高木来弄右掌。
  「啊,你们在做什么?」
  由于太痒了,和美紧握住两手。
  但那两人并不在意,反而又再去弄她的指缝及手背。
  而卓壁则用手指尖去搔她的脚掌。
  「啊……」
  和美将脚尖折了起来,无法忍耐地叫了出来。
  但那不只是痒而已。由于刚才未树的爱抚,使得她的手指和脚指都潜在着性感带,而这些动作使她想到那里了。
  实际上那些毛笔的爱抚,确实地刺激到那些已经觉醒了的性感带。
  而且未树也建议中年男子的爱抚,必须一个一个慢慢来不要性急,有耐心地去做才行。
  西野将那紧握的手拨开,搔着她的掌心,而高木也在搔她的指缝。
  在那是有伸展开来美丽的四肢的指尖,传回甜美的波浪。已经在燃烧的和美的身体,好像被火上加油一般,性感烧得更烈。
  「啊……不要……」
  和美扭动着满是汗的白色身体。而荻岛则是将笔放在她的脖子上。
  而那脖子是在被未树抱之前,就有的旧性感带。
  但只有轻轻一摸而已,那里马上有了反感。
  脸向旁看,突然说出:「嘻……」
  从和美那硬直的身子中,滴出了液汁。
  握着笔的荻岛对那种反应相当吃惊。
  当然那其他三人的笔的功效也是有的。但其中以搓脖子那只笔,最能使和美有所反应。
  自己的笔居然能让日本最大电视台的社长未亡人的美丽裸体,有那种官能上的反应,这对男人来说,是件光荣的事。
  荻岛不由得将笔握紧,反覆地搔那脖子,并再进到耳朵去。
  「啊……啊……」
  向旁转动的有气质的美貌,在那时更显得动人,而且也发出好像要哭的声音来。
  耳朵比起脖子和肩口,都要更具有性感度。而且比起平常人来得强。当然这些都是被未树所挖掘出来的。
  荻岛又将毛笔放在她耳根后。
  由于未树使得她的耳朵也和奶子及大腿间一样,都变作新的性感宝库了。
  和美自言自语地说,如果这关守不住的话,那一切都会崩溃了。
  用笔在耳后画,但是……
  「啊!」
  和美皱了眉,身体因为快美的感觉而震动着。而那笔又画了一次。
  「喔……」
  张着鼻子,和美的身子变得硬直并弓着,那是一种很恐怖的战慄。
  而引起那么大的愉快的,只有一点而已。但当笔一画进耳后时,虽然有点讨厌,但那一点的确受到了刺激。
  和美握紧两手,指尖深深的弯下。
  当笔第三次画过耳后时,不只是和美的身体内部而已,从全身各处好像都喷出火来了。
  「呜……」
  发出呜咽之声,吐着深深的气息,和美那典雅的面貌,被染成红色。
  已经不是防卫不防卫的问题了。从耳朵之处传出的快感,使得全身在一瞬间麻痺了。
  而且,荻岛也看出了那最性感的耳后那一点,于是集中进攻那里。
  而西野和高木则拼命在手掌上画圆。
  「快停止,停止。」
  和美死命地叫着,但没有男人愿意停下来。甚至在看了和美那狼狈相之后,还更加了把劲去弄。
  但是和美那身子却和意志无关地,在那里作着不规则的抖动。
  由于受了未树的前戏及性交的洗礼,以及那四个男人这样子的爱抚,使得
她无处不是性感带。
  而且那四个男人的动作,也互相呼应而产生了相乘效果。
            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            第三章 媚药的圈套
               (6)
  「啊……啊……」
  被左右夹攻的和美,拼命地想找逃生处。
  但并没有同时削弱那快美感。即使能够逃,而这其中没有防备的耳朵,及大腿的内侧处,也会跑出一些无止境的快乐来。
  高木一直是以笔在腋窝中画圆,而西野则是由腋下一直画线到腹侧。
  「呜……」
  上体好像蛇一样地捲动着,和美在官能和焦燥的中间反覆呻吟。
  也许一次被四个男人强暴的话比较好吧!
  对那些卑劣的男人的嫌恶感,并没有改变,但在手足和耳朵被爱抚之前,那两个奶子已经如火焰一样地烧熟了,而那花唇则无理由地滴着汁液。
  被男人所涂的那三种乳液,渐渐发挥功效。
  那奶子和花唇的热,也理所当然地跑到腋窝和大腿内侧来。
  而且也希望奶子和花唇快点被笔摸。想让男人的手指和舌头来安慰。
  但如果那奶子和花唇被抚摸的话,一定会立刻崩溃就好像雪崩那样。
  大概是了解和美的心意吧……男人们仍然不去弄和美的奶子和花唇。
  总之他们就是不去碰那重点部位。
  「呼……」
  即使是自己的丈夫,也没有看过这种画面。
  「大概已经等作爱,等得很难受了吧!」
  在搓揉她大腿的卓壁,用揶揄的口气问她他。
  和美看了看很接近她他大腿处的卓壁,将那渐渐放鬆的防卫又建立了起来。
  虽果然如此,像奶子这样挺立而且从小穴又喷出汁液,实在是不能说「没有」。
  但不管自己的身子如何的丑态,但是自己的身心都不容许的。身为一个妇女的不便,在这个男性社会中,以一个女强人而成功,而成为东邦电视的董事的自信和骄傲——居然被这些卑下的男人来蹂躏身体。
  「太太你到底要假装到什么时候?」
  西野一面搓揉着接近奶子的腋下,一面看着和美那苦闷的脸色。
  「像奶子已经这么涨了,而奶头又这么的翘……」
  「如果要抱的话,就请便吧……」
  和美咬牙切齿地向那些男人说。
  「不要把我们看成和那个小伙子是一样的东西。我们不是只会插女人的那里,扭动腰来达到欢乐的单纯没大脑的人。我们想看看像太太这么年轻又伟大的女强人,跪在我们面前说:请xx我吧。」
  「我死也不会说那样的话。」
  由于心中的嫌恶感,使和美大声的喊了出来。
  而一直沈默着的高木,也不由得发洩了自己的感想。
  「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更值得我们来做了!」
  对于卓壁的话西野也同意。
  「不用担心。太太,我们的xx才刚刚开始而已。你就觉悟吧!」
  卓壁以笔尖由花唇的下方往上方画。
  「啊……」
  和美将腰往上地转动。四个人同时看到了和美到目前为止,所没有过的反应。
  而卓壁又第二次第三次的,以笔简洁地在那粉红色的阴蒂上画。
  「呜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  发出那好像是快要崩溃的声音,在那因耻辱而扭曲的脸上浮现出陶然的表情。
  「反应太好了。太太,刚才为什么要那样呢?」
  在西野那嘲笑的口气之中,和美想从那官能的泥沼之中找回理性,让四肢硬直起来。
  「哼,还在强忍,看来就是想要男人,想xx的样子吗?但你这样并不会减弱男人的性趣。」
  西野吊着嘴说着,拿起手上的笔画进奶子的下端。
  即使躺下来,奶子的形状,还是保持美好,而且还随着时间的经过,而更加的充实。
  不只有年轻的弹力。而且还饱含着情欲和期待感,而没有一点鬆弛的现象。
  沿着那奶子的下端,西野的笔一直滑了下来。
  「哦!」
  紧握着两手并捲曲着指尖,和美感受到那甜美的冲击。没有叫出声是因为实在太甜美了,而身体来不及反应。
  当然也还留有和未树性交后,所留下的效果。但一直忘不了的是,先前那揉奶子的手和笔之不同的感觉。
  当然对于女人的性感带,比起一般熟于此道的男性来说,女人们是比较清楚些。因此对于了解女同性恋的女人来说,对男人的爱抚也就不能满足了。
  其最大之不同在于爱抚的柔软度。那是一种摸与不摸的微妙的柔软。那是男人所学不来的。
  但笔可以做得到。但即使没有笔,和美的身体也能充分享受男人的爱抚。
               (7)
  那圆圆地张大的隆起被抚摸着的和美的身子,当然由于期待着下一次的抚摸,而有些疼痛。
  而那西野的笔,又再次的去画那奶子的下端。
  「喔……喔……」
  发出颤抖的声音,和美那脸又陶醉了起来。
  比刚才又更强烈愉悦的碎波,打到五体各处。
  和和美的意志无关,那丰满的唇半开着,发出饮泣声。
  「还好吧!你还好吧!」
  「嗯……」
  点了点头,和美又慌张地咬紧牙关将头别开。但接下来那身上却跑出很多喜悦的徵兆出来。
  「啊……」
  而高木的笔又在另一个奶子的斜坡处,一直往顶上迫近。
  「啊……嗯……」
  那个白而出汗的身子在床上滚着,和美因为太热而发出了叫声。
  自己根本不知道,到底是喜不喜欢那四个男人的笔。
  于是西野的笔尖,终于爬上粉红色耸立的乳头上。
  「啊……」
  好像背骨被打断了似的,冲击响遍了全身。
  那充血的乳头又更向上举。
  看到那样,高木沿着那美丽的乳晕,用笔在周围画着。
  (啊!不行了,快停!)
  在胸中一面叫着,和美那流满了汗的奶子,往前想去抵那枝笔。
  而卓壁好像在乘胜追击一样,用指拨开花唇而将笔送了进去。
  「喔……」
  那张开的下肢又更突出了。
  好像从背骨一直到耻骨及下肢,全部都溶开了一样。
  绝对不是因为被很强力的摩擦才这样的,而是因为柔软的笔尖的先端处,所引起的。
  在另一方面来说,那较之未树的舌头和大肉棒,更容易引出和美的性感带。
  但绝对不是说卓壁或其他三人的技术,要比未树来得好。当然那也是因为有未树的前戏和性交,才能有现在的欢乐的。
  但觉得可怕的是自己的身子,居然能够陷在这么强烈,这么深的官能的欢愉之中。
  以前和美对于性一直都抱有一种洁癖性的想法。
  的确,对女人来说或对男人来说,虽然是个延续生命所不可或缺的,但那只是人生过程中小小的插曲而已。
  因此,对于男人的价值,并不只是由性交的表现在决定的,相反地,如果自己的价值被用性的表现如何来衡量的话,铁定会很生气的。
  当然,如果没有端丽的姿容的话,大概也不会得到那所谓美人播音员的称号。另外,如果单单只有美好的容姿的话,应该也不会被称为是理想的女强人吧!而且也不会被城之内所看上。
  仅仅是这样就足够给和美很大的冲击。
  自己并非是因为性,而从属于男人的女人——那种自负和骄傲,如果稍不小心的话,可能会完全崩溃。
  而且,全身被这种愉悦和情慾所沖刷,而仍然未达到高潮。
  但是不知是故意的或是偶然,那四个男人整人的方式,好像只是让她的性感昇高而已,但并不让她进入高潮。
  高木和西野各自运用自己的方式去玩弄她的奶子,而卓壁也用湿了的笔尖去玩弄她那粉红的真珠。
  那粉红的真珠像事喘着气,这种充血的方式对和美来说,还是第一次。
  「哦!」
  当她被一摸的同时,和美突然将屁股上推。
  好像既没有羞耻也没有骄傲。卓壁又动着笔继续玩弄那浮起的珍珠。
  「喔……喔……」
  发出那好像快要滑下去的声音,将那张开九十度的大腿的底部送了上前。
  高木和西野好像忘了去玩弄奶子似的,呆呆地看着和美那姿态。
  那样子好像是脱衣舞秀中,舞女对着最前排的客人说。
  「这是免费服务的,看个够吧!」
  将那打开了的大腿前后摇动作出挑逗的动作。
  但不同的是容貌的美丽和比例的均称,那不只是冰清玉洁而已,有气质,知性且骄傲。
  当这样的女人将她那有脂肪的大腿打开时,那湿答答的粉红色花唇,随着笔的节奏在动着。
  被那软软的手装饰着的顶端,渐渐突起之时,散发出了官能的香味。
  那简直就是所谓的女强人之星。有品味的和美,其实也是个女人而已,一个拥有成熟身体的未亡人。
  卓壁把笔的动作停了下来。
  「嗯……不要……」
  发出那种像小女孩的声音,将那原来已浮起的腰,又更送上前去,以自己的粉红真珠去擦那只笔。而且当笔触到真珠时……
  「啊……啊……」
  从下腹一直到腰,发出一种不自然的抖动。
  「怎么了呀,终于到了这种状态了吧……」
  卓壁看了她乐陶陶的样子后,很坏心地将笔拿掉。
  「不要……」
  「天下的美人播音员,将大腿张开又使劲地扭腰,真是羞死人了。」
  「拜託!拜託!」
  以一种无法忍耐的屈辱的表情去请求,那四个男人于是浮出戏虐的笑容。
               (8)
  「那女强人之星,终于渐渐表现出她喜欢xx的原形了。」
  西野发出高昂的声音嘲笑着。
  「但是,太太,请表现出更需要xx的神情出来吧!」
  卓壁为了让和美不耐,一直不肯用笔去搔。
  当然和美其实也并不喜欢和这些男人性交的,只希望他用笔来搔她的真珠。但现在没有办法仔细向他们说明。
  「我要怎么做呢?」
  屈辱地向他们问。
  「你自己想吧,美人播音员总是为自己的知性和教养,感到骄傲的不是吗?」
  以一种讽刺的口吻说着。
  「我不知道,请好心教教我。」
  看了看卓壁。
  「我也不知道。太太只要从心底表现出很想xx的样子即可。比如说将大腿开到最大,儘量扭动腰。」
  为了要博取这四个讨厌男人的欢心,看来必须扭腰了,那是一种她以前在工作上,甚至在生活上,所从来没有过的丑态。
  「这样可以了吗?」
  和美扭动腰,并让花唇上下晃。
  四个男人热切的注意她的动作。但卓壁却露出一副带有昂奋的嗜虐欲望。
  「一点也没有迫力,当妳在和男人爽快时,应该摇得更有劲吧!只要照那样作就可以了。」
  「怎么可以这样?」
  虽然抗议,在也已骑虎难下了,只好照办。
  「这样可以了吗?」
  用一种哽咽的声音说着,高木和荻岛吓了一跳。
  「妳不可偷懒,多研究一下男人的心理吧!」
  「但……我过去没有经验。」
  「我们并不要妳像脱衣舞女那么有技巧,但是至少必须是真心真意去做。」
  卓壁冷酷地说着。
  在此时那另外三人好像想到什么似地,又继续动用他们的笔。
  「痛……痛!」
  四肢以不规则方式晃动的和美,不知不觉让她那浮起的腰画起圆了。
  那实在是一种淫靡的行为,和她女强人之星的身份,完全不对称。
  「太厉害了。」
  发出这声音的是那一直沈默着的荻岛。
  对于荻岛来说,这是一个理想的女人,一直憧憬的对象,而在他面前的这种姿态,真是具有冲击性。
  但那并不是表示对和美那良好的形象已崩溃了。过去曾以美人播报员而风靡一世的和美,或者是现在在四个男人之前,用腰画圆的和美,都让荻岛心醉。
  事实上她现在的这个样子,更能掳获荻岛篝心。
  「这样可以了吗?」
  和美怯怯地问着。
  (当然了,太太!)
  荻岛在心中说着,看了那真挚的态度没有人不动心的。
  但卓壁仍然冷酷地说。
  「你腰部是不错啦!但你应该再说我是喜欢xx的女强人,请各位充分来xx吧!」
  「怎么这样?」
  被追迫到这里来了,但和美仍以踌躇的样子看着他。
  「怎么啊!」
  卓壁将笔放进她花唇的内侧。
  「喔……喔……」
  摇着那浮起的腰,和美发出那压抑着的叫声。
  但卓壁所命令她说的那些,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。
  这样将会一辈子,成为这些男人的奴隶吧!
  「怎么我们做的还不够吗?」
  卓壁好像很高兴地朝着西野的方向。
  「那我们进行下一步吧!」
  「如果这样的话,那岂不是要彻底地整整太太了吗?」
  对于独裁型的西野,高木也完全赞同了。
  抬起头,张开那湿湿的眼,和美看到那些男人手拿的东西。
  那是模仿男人的肉棒,所做成的一个很粗的东西。
  「怎么样啊。对于喜欢xx的太太,是不是肉棒愈大愈好啊?」
  西野露出好色的奸笑,用那管子抚弄和美的脸颊。
  「不要……不要……」
  由于觉得很讨厌,和美弓起身子。
  「太太是个成熟的未亡人。夜晚的时候,一定会偷偷地自己来的,不是吗?」
  「我不做那种事。」
  想到这些男人的无耻,就觉得很生气。
  「你少在那里假高贵了,你的身体从刚才就一直在告诉我们喜欢xx喜欢xx了。」
  西野说着说着又将那管子放进她腋下。
  「哇……」
               (9)
  和美原先就已经知道有这种东西的存在。但一直不相信世界上会有女人使用那东西。
  第一,那种东西看来根本就不能给女人任何快乐。
  西野又继续用那管子的前端,去压和美那美丽又结实的奶子。
  「哦……啊……」
  和美那被汗弄湿的身子,无法逃开似地,被那甜美的感觉的波浪所拍打,不久就觉得阵阵发抖。
  虽然因快乐而发抖,但和美的身子这次恐怕无法达到绝顶状态了。
  当卓壁玩弄她大腿的内侧时,情况也是一样。大腿内侧一直到脚尖,都因一种甜美的冲击而麻痺了。
  而荻岛也在他脖子用管子弄着。
  「呜……呜……」
  在这四枝管子的作用下,和美毫无选择地,只有让官能的感觉乱窜了。
  高木和西野手上所拿的管子触到她那奶子,而卓壁的则触到她小穴附近。
  「啊……呜……」
  发出像野兽一样的声音,和美的五体发生痉挛的现象。
  「已经不行了。」
  「那么你说,我想xx吧!」
  西野一面以管子抚弄她的胸部下方,一面发抖地催促她。
  原先让和美感到讨厌的西野,那声音此刻突然让和美盄官能大混乱,并燃了起来。
  「啊,我想要,我想要xx,好好……」
  虽然这么说着,但和美最后终究是将理性回复过来,而不说下去。
  「你不是美人播音员吗?最后那些字怎么不说清楚呢?」
  西野用管子去刺她的下端,然后是奶头。
  「哦……哦……」
  像只小狗在远处吠的样子,并放出一种类似喜悦的声音。
  「我想做……想xx……拜託!请xx我吧!」
  好像完全失去了自我似地叫着,当然那句话是有生以来第一次说出的话。
  那四个人用眼睛注视着那未亡人的混乱状态。
  「果然喜欢xx。」
  「是,是的。」
  有一点自弃似地回答着。
  「喜欢,我喜欢xx。」
  「应该不是只有喜欢而已吧!应该说,非常喜欢才对。」
  西野很赖皮地追问。
  「嗯……」
  和美的理性又回复了些,因此又停顿了下来。但,西野那三人看了又用力用管子搓揉,快美和情慾的波涛支配了和美的骄傲。
  「啊!喜欢,大大的喜欢。」
  于是放弃了全部理性,和美吐出了屈服的话,自己跳进官能的享乐中。
  「终于变得比较老实了。好,那么我们将协力让太太达到高潮。」
  听了这句话大家都努力地挥动管子。
  左右的奶子,脖子还有花唇,那由各方向所来的管子,与和美那成熟的身体,表现了各种不同的风情。
  而那身体及声音,也有了相对回应的表示。
  但即使有这么鲜热的刺激,但仍无法将和美的感觉送到绝顶。
  特别是因为适才和未树那大肉棒作爱,使得大腿间甚至全身,都饥渴地需要男人。
  管子的前端抵住那花唇深处的入口处。
  「嗯……嗯……」
  和美极力地想接受那管子,就将身子往前送。
  但卓壁只玩弄那入口的周围而已,并不想在现在就把它放进去。
  当然单单是这样子地玩弄,就足够让和美爽快不已了。
  但由于知道了有未树这种男人的存在,不管怎样身体相当地渴望性交。
  当荻岛的管子来到和美的口的附近时,她本能地张开嘴。
  「哦,太太也很喜欢硬闯的吗?」
  西野这样地嘲讽着。但虽然觉得害羞,和美已经失去自制力了。
  虽然意识和理性,都已经很模糊了,但对于自己的行动感到很厌恶。每当和美想到这个时,就不自觉地别过脸去。
  但随着她那丑恶的动作,和美的官能像发狂似地燃烧着。
               (10)
  「啊……哦……」
  看到那四个男人用热情的眼光,正在注视她,和美大胆地将舌头伸了出来,去舔那管子前端像草菇头的部位,并拉出了长长的唾液。
  「真行不是吗?用妳舌头的技术,每晚舔社长那里吧!」
  卓壁那揶揄的口吻,又无形中使她高昂了起来。
  身为一个美丽的未亡人,又是年轻的社长夫人,且是董事的和美,那优美的身体在他们的眼前,而且他们也曾用手或笔去碰,或用管子去弄她,但看到和美那燃烧的淫蕩样子,真的使他们愈来愈难耐。
  其他那三个人,大概也是这样子吧!
  于是又将那管子在她的嘴那里,继续地抽送着。
  这种样子不是演出来的,而且她那演技甚至于还胜过那超一流的脱衣舞女百倍,是何等的充满了迫力。
  「接着我们再来进行下一步吧!」
  最冷静的高木,如此地说着。
  于是每个人都用唇吸着各自负责的部位,高木看到那样也用唇去吸奶子。
  在这四人之中,高木是最有常识且绅士的,他首先拿去自己的面具。
  即使他在从前,也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。
 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变得这么虚伪的,那大概是从中学就开始的吧!
  为了要嬴得考试的好成绩,而必须讨好老师,才变成这么虚伪的。而其结果是经过了一些优秀人才的过程,而成为东邦电视的董事,所以一点也不觉后悔。
  当然现在看到一些年轻人,难耐而做出快乐的事情时,总也觉得很痛苦。
  因此当他拿下这副在这十多年来,即使是睡觉时,也戴着假面具时,心中充满了快乐。
  到底自己从前所做为何呢?大概是很滑稽的一些事吧!
  世界上有这么多快乐的事,但为什么要那么样地毫无用处地工作呢?
  因此正在舔和美的奶子的舌头,现在满藏着悔恨。
  高木在哭泣,那是因为生来第一次,能将自己的慾望表现出来,一面吸着和美的奶子,又一面被自己的欢喜感动,而泪流满面。
  但这四个人中最兴奋的可能是荻岛。的确,和美的花唇和奶子是那么地有魅力!
  看到和美的每一个人,都会想只要能舔着她一次,并和她作爱就好了。
  而这其中嘴唇可以说是两个人相抱时,所可以接近的最快的部份。也是最能真诚地表现爱的部份。
  因此在熟于此道的女人们,也最不愿意让人碰它。大概和美也还没有被太多人亲吻过吧!
  而且当唇被吻之后,心才会开,而身体也才会开吧!
  和美的身子被这四个男人舔着全身之后,她官能又更为燃烧了。


联系广告